原创|战国策中的人情世故(九)-东周策之三国隘秦

发布日期:2022-08-14 10:08    点击次数:66

图片

话说韩、赵、魏三个诸侯与秦交恶,东周君想藉此与秦国交好,便派相国出访,只是胆小无能的相国,想到秦王尖酸倨傲的模样,心里就凉了一半,再想到自己一去定会受到轻蔑的对待,更是无法应对这窘状,就更不愿出国了。只是碍于君命,又不得从,只好瞎编各种理由,以拖待变。

图片

这时谋士甲前来拜访相国。

“恭贺相国这次荣任使节代表,此行成功定有不少荣华富贵”谋士巴结的说。

“哪这么容易喔!”相国以为谋士在嘲讽他,酸溜溜地回答。

“是呀,是呀,相国脚伤这么重,还肯为国奔波,当然不容易!“谋士借力使力,以子之茅攻子之盾,让相国好不丢脸。

“你是专程带酸醋来为我送行的吗!”受了谋士刺激的相国,马上端起架子给谋士一个官腔。

“小的不敢,小的真的是觉得此行有助相国声威,才特别前来道贺。”俗话说官大学问大,谋士这时马上收起不庄重的戏謔,免得翻脸跟翻书一样快的的相国动怒,颈上的脑袋分家,就不是闹著玩的。

“你就说说看,让我见识一下的你的深度。”相国果然是个混官场的料,明明自己无计可施,还摆个官威想打探对方的底,好掩饰自己的无知与无能。

中国有几个主席 62, 62); font-family: 'Helvetica Neue', Helvetica, 'Hiragino Sans GB', 'Microsoft YaHei', Arial, sans-serif; line-height: 25px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在各达官显贵游走的谋士,也早看穿这些人的嘴脸,分明有求于人,却要弄个天威难测,等偷了他人智慧后还捡了便宜又卖乖地说正是我意,但这就是个不能说的潜规则,反正各取所需,面子给谁就不是个重要的事。

图片

“周国向是凭藉与各大国友好,才能在各诸侯间游刃有余,除了齐国当靠山外,秦国更是一个不可轻言疏远的一方之霸。”谋士先点出当今周国与各诸侯的关系,讲穿了就是在矛盾中求生存。

“这不是废话吗,不然国君也不会派我出使呀。只是呀,弱国无外交喔!”相国语带不屑、失望的说。心里想着我要是能搞得定蛮傲的秦国,还要装个鸟病,所以,相国特别加重最后一句话语,暗示策士给个答案。

“若论国力与实力,我们当然会被秦王视为一掐即死的蚂蚁,但与各国的互动,秦王就比不上我们了。”谋士为相国点出个中的奥妙。

新闻中心 Arial, sans-serif; line-height: 25px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
“那又如何呢?”相国双手交叉盘在胸前,漫不经心又严厉的说。谋士看相国的肢体动作,知道相国没有听懂其中的含意,脸上一笑。

“秦王一定想打探韩、赵、魏三国的私心,好修正后续的外交策略,但想从这三位诸侯的口里套出话来,没有相国这般高度的人物,还真难打听出个只字片语来。“谋士把话说白了,但言语仍是捧着相国,他知道这种人畏缩又爱权的政治人物善于记恨,言语间是不能留下负面的暇想空间。

“喔?“相国的语调略为上扬。他完全不知自己竟然有这么好的筹码可用,谋士一提醒,颇为喜出望外,虽然外表不形于色,但语调的转换还是让他洩了底。

图片

谋士顿了顿,见相国没有接话彷彿在思考,正想解释时,相国又开口了:“那我们岂不成了秦国的斥侯、马前卒了吗。”相国狐疑的望着谋士。

原来刚才相国脑子里盘算谋士的说法,觉得有其道理,但觉得方法像是个为虎作倀的走狗,深怕东周君问起或是外人放出风声,该如何自圆其说,所以相国就以自掀底牌的方式,看谋士如何接下这局。

谋士发现相国脑筋虽然不好,问话却是一流,心中也不免佩服。

“我们要让秦王知道我们有这样的人际关系,把话端明了,无法得知韩、赵、魏葫芦里卖什么药的秦王,自然要放下身段,请相国为他解失眠之苦,这时当然会帮相国拉抬身价。”谋士很仔细的帮相国做了分析,好准备请领酬劳。

相国听完谋士的分析后,又惊又喜,喜的是这种当走狗做巴结之事,转到谋士的手里,竟然可主客易位,惊的是,面对如此高人指点,又怕哪天被高人篡位,岂不哀哉!

“没想到我的心思都被你一眼看穿了,由你来主持国务大政,咱们肯定不会再受诸侯的欺凌。”相国严谨的回答策士,明是褒奖、暗是恐吓,当然也没忘替自己的无能遮掩。

“小人怎比得得上玉树临风的相国,小人生活能三餐温饱、有点闲钱就心满意足了。”谋士小心翼翼的回答,暗示相国他只是想求财,不会争夺权位( 这种事是不能说得太白的 )。基本上爱财的人,不会让人有压力,因为你是可以被收买的!

图片

“哈哈哈,等会绝对让你心满意足。”相国看谋士上路的说法,心花怒放的很,因为只要钱能解决的事就是小事,看来相国会比秦王更睡得好觉。(战国策:东周策-三国隘秦)

原文:

三国隘秦,周令其相之秦,以秦之轻也,留其行。有人谓相国曰:“秦之轻重,未可知也。秦欲知三国之情,公不如遂见秦王曰:‘请谓王听东方之处’。秦必重公。是公重周,重用以取秦也。齐重故有周,而已取齐,是周常不失重国之交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