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历史解析

发布日期:2022-08-14 15:23    点击次数:148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:默然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关键词 :转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内容一:两种形式的农奴剥削历史     周朝    儒教    封建社会泛论    中国的资本主义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:原始公德制转封建私有等级制    无为大道转有为儒教      精神世界转物质世界      农业转工业,  农奴转工人       西方学者确定人类历史经过了原始社会,奴隶社会,封建社会,资本主义社会四个阶段。划分明确,极是简单。但在中国却是比较复杂,前后拉扯,上下纠缠,错踪复杂的历史转换,至今未见明确,本文试将其简单的梳理一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壹 :           两种形式的农奴剥削历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的农业社会,起萌于轩辕黄帝时期,夏商至隋唐是其成形阶段,由于原始公德制向封建私有制的转化,因此出现了两种形式的农奴剥削历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一种形式:原始公德制度下的农奴剥削制。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的夏商时代,世人的私心已起,争斗渐渐频繁,即使战争也时有发生,或者被斗垮了的弱势者,或者犯律者,或者战争俘虏,都有可能失去人身自由而沦为农奴,此时期的农奴剥削尚与原始公德制这个外壳并存,它在后商时发展到了顶峰,周朝是它的末落时期,随着周朝的灭亡而彻底灭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种形式:封建私有制社会下的农奴剥削制。其萌芽起自于西周,秦至唐是其成形阶段。自秦汉时起,中国社会便进入了激烈竞争的动荡时期,土地兼并不断,因失去土地而破产的农民不断,破产的农民被迫无奈而依附于豪强,沦为农奴。此时期的农奴剥削制与封建势力并存,属于封建农奴式剥削制社会。这是股严重的历史倒退势力,有者极其严重的顽固的堕落性,其势力在晋朝时发展到了顶峰,隋唐是其消极势力的末落期。至于五代,被武力扫荡而灭亡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秦至唐时期,既属于第二阶段的中国封建农奴剥削制历史时期,也是整个中国封建社会的上半期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做为两种农奴剥削制历史的交叉时期:周朝,倒似为农奴社会的高级阶段,它起者承前启后的历史作用。但实际上西周倒是个良好的朝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农业社会,人类劳动用的是体力,即使人的智力也是如此,它是个崇尚公德的精神文化历史时期。宋朝以后便进入了以工业为主导的私欲的物质文化历史时期,物力替代人力,五代为其转折点。农业转工业,农奴转工人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贰 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周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周时期,虽世俗私欲萌芽以成,但尚未破公,与之相应,原始公德制社会的无为大道也已处于末落期,开始表面化,世俗格式化。世人遵周礼,习六艺,以德为重。敬天地,祭先祖,尽忠孝,行仁义,此正人君子之道也。此时期公私并存,天下尚能合一,孔子创立儒教,遵行周礼,是为封建社会之典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,在封建社会里等级森严 ,但西周社会虽已建立等级,其贵族尚能守其公德,教化世俗,农奴生活安稳,庶民安守本份,具能守格则天下太平合一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二,庶民的私有制已经确认,但尙能遵守礼仪,不做损人利己之事,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三 ,在封建社会,强大的商业势力会危害社会,但西周时期的商业势力只是它的升起阶段,只在互通有无,调剂余缺,于社会有益。       四,在西周,虽有国家军队与刑法,但并未大用,处于次要位置,整个国家以教化为主,其教学遍及乡村,但建立在封建社会的王朝,离不开国家军队与严刑立法 ,盖因人心不古,犯法者众,即使合一的中庸之道也需以法制强力执行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叁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儒教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上古三皇时期,世人禀性淳厚,无为大道主行于世,时天地清明,无有妖邪。五帝时期,虽世人私心渐生,但力量薄弱,私欲尚未殃及公德,仍是大道主世,及于后世则私欲渐盛,行为渐浊,道理难明,无为大道已失去了它的普遍性,渐渐归隐,后简称【道教】,以宗教的形式面立于世,相机度化有缘人士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  世人虽渐以俗化,但培清去浊,传道度世乃先圣之责,不可推卸。孔子写春秋,传六艺,创立儒教,正是由原始大道转化而来。无为的原始天道转至有为的儒教人道,悉因迁就于封建乱世而设,它超脱于世俗而又相机传教于世俗,以其至高无上近乎宗教的(不言鬼神怪异)的形式而存在,为其二千年的封建社会树立了道德标准,合于道则世治,悖于道则世乱,实可尊为国教,昌盛于东方世界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儒道者合一之道也,螺旋式进程的封建历史,分分合合,经久不息,明君忠臣,合道则国治,昏君奸臣,悖道则国裂亡矣,官爱民,民敬官,合一之道也,看似平庸,却是根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封建社会,正人君子少,奸邪小人多,教化世俗用儒教,治理世俗用法制,然法制必要合乎儒理才是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在现实的等级森严的封建专制社会里,若众人皆能安份守己,行为不出格,不以私损公,则社会得以粗安,故曰三纲五常乃世俗之纲要也,其根本还在于合一之道。礼仪之邦非是虚言,治国齐家修身皆要遵守规范。如男女刚柔禀性不同,所主有内外之别,夫为妻纲乃大概言之,俗语女子头发长见识短,若妻为夫纲,则家能安顺吗?但若有女子明白道理,处事有方,堪称女中丈夫,则另当别论矣,总以合道为上策才是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但世人有诸多不良习气实在难改,将事做差,走向极端,以致于形成了封建糟粨,却或又被虚冠之以儒家礼仪,偏解正理,无可奈何也。女子裹足,蹂躏了人身的天然本性,乃世俗色心所致,讲究郎才女貌,华而不实,这种害人之事,风行了数百年之久,此不能归罪于儒教本身,更与孔子无关。按儒教纲要的制定乃是朴实的正心尔,非是色心,欲使众人的生活健康有序,合一之道也。真儒者行为合乎天理。断无伤人害物之说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儒教敬天爱民,教化世俗,早已深入人心,扎根于中华地区,历经千年而不衰,天下莫不遵崇。其理至正,可平天下,其理至广,可安邦定国,其理至深,合归一道,其理私用,可修身养性。此乃普及世俗不二之教门也,功德巍巍,昭彰天下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儒教育人内外皆修,以德为重,德智体艺俱全,此安身立命之根抵也。敬天地,祭先祖,尽忠孝,行仁义,此知恩图报,正人君子本份事也。儒教正理所在,礼行天下,是非可分,陕鼓动力股票正邪可辨,歪理邪说者可休矣。学者自当努力去掉不良习气,真正地归依儒道,光明正大于一生。        儒教倡导读书,勤做学问,在于明理,悟的透彻便知万事原无二理,其见解深者,自有乐趣。真学儒者自思己身乃父母所赐,一脉相传,岂忍损之而愧对于先祖乎。"闭门常思自己过,闲时莫论他人非",“虚心下气”“克己复礼”,修身养性于平庸之中,得我浩然正气者,是学有所成,在外可相机弘扬正气,否者可独善其身,善业进者功德立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肆:          中国封建社会泛论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黄帝战蚩尤,世人的私心即由此时渐渐产生,国家的建立便是其私欲的产物,它伴随着农业的发展而发展,随着人口的增加,到了春秋时期,以黄河流域为中心,适合于农业耕种的土地大约已开发完毕,秦朝的建立,中国的农业社会已到了后期阶段,同时标志着完全竞争的封建私有制社会时代的来临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在农业社会,道德始终被世人所尊崇,是因为原始大道的遗风犹在,但在其后期的封建私有专制阶段,大道德性的存在只是其最后的喧泄罢了,历史如此,自有其理所在。自春秋时起至汉初立国,历经数百年的动乱,国家疲惫,世人皆欲安息,再者世人的淳朴之心还在,备此条件,无为学说为朝廷所运用,故有了文景之治,此是道家理论在历史中的最后一次大用,其后世人的私欲越来越强,斗争激烈,土地兼并严重,农奴增加,道家的无为学说已是难用,但道德的声望却是越来越虚高,魏晋时期道家理论的宣扬达道了极点,其盛行的玄学,直究根本,甚是直白,并在此前后期间产生了一些不朽之作,堪称经典,留传于世,为后人所敬仰,如:王羲之的书法,《山海经》注释,《针灸甲乙经》等等,然此等道学的辉煌不过是历史的最后一现罢了,再者尚清谈者未必就有治国之才,其后便完全衰落下去。大道废,宗教立。世间道学文化最终被儒家理学所替代,后世的学者多言人事,少有清谈玄学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邪依附于正而损正,但若无正气,邪气能否独存?起自农业社会的私欲,在其后期发展到了猖獗的地步,成了倒退历史的消极的堕落势力。魏晋时期,严重的封建农奴剥削制,导致了过于严重化的封建社会等级,在下农奴生命无有保障,在上贵族势力的强大,已威胁到了皇帝的独裁政权,他们肆意挥霍的疯狂霸道的行为,是要以彻底地摧毁道德为己任的,但若随着世间道学的消失,没有了正宗的精神力量做为支撑,它还能存在麽?正去邪亦难存矣,若是如此则标志着农业时代将要基本结束。在其后期的道德与私欲纠缠的历史中,大约可分为几个阶段:一,东汉时期的道德名声如日中天,许多达官权贵在巴结攀交名士,其中有许多虚伪奸诈之徒在冒充名士。二,依靠道学的精神力量支撑的门阀高级士族,一旦成了社会的统治阶层,立刻展现出了其堕落的私欲本性,他们凭借着祖传的虚名,就坑骗了世人的忠心,假公济私,成就了封建大农奴主式的历史性倒退势力。三,随唐是各种文化的融合时期,已是世间道学的结束阶段了,其后便在世俗中消失归隐矣,而同时倒退历史的农奴剥削势力亦随之处于没落期。总观历史,病殃的东晋王朝,联系我们是其腐朽堕落倒退势力发展的极点,它专于内斗,却维持了百年之久,依靠的是世人淳朴的道德正心,总以为东晋乃华夏正统所在,为之尽忠者多矣。但在两晋南北朝时期,这种强硬的坚韧的民族的道德的精神力量,总是被其私欲的倒退势力所克制,愚弄,坑骗。二者纠缠争斗的历史,该是由秦至唐,持续了千年之久,五代归于灭亡。       中国历史正面的道德的精神力量,在南北朝数百年的历史倒退时期受到了极强的压抑,在唐朝一旦得到了舒展,立刻展现出了极强的活力,国威远播,但此势也就是历史的暂时一现,不可能长久,因为事务反面的消极的根因是除不掉的。既然私欲横行,人心不古,道德沦丧,人们的行为则需以儒家礼仪来约束,尽可能地合而归一。俗语道是规矩,无规矩不成方圆。        中国北方的游牧业地区,旷野气寒,火气内藏,食肉多杀气重,行为粗暴难柔,多喜横行霸道,此本性使然也。欲改邪归正,则佛门言善戒杀去恶,正对其症,故南北朝时期,佛教在北方立稳矣。但凡事总有个度数,因世上真心修行者,只是极少数人,若佛教发展的过于庞大,滥竽充数,奸邪混入其中,不惧成为邪教乎?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中国的农业社会所倡导的精神文化,合于公德,但最终要被世人的私欲所摧毁,自秦至唐,属于中国农业社会的后期阶段,人们各种的历史的精神力量在此期间得到了充分的彻底的展现,政治上的善恶之道,内外势力的交争,多种文化理论的交融,大商业的利害关系等等,前有的历史的精神力量展现完毕,就成了历史的经验。隋唐时期是其旧有的精神势力的衰退期,同时适应后期社会生活的新的精神萌芽已经形成,隋朝新法律的制定就是例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经过前期的经验,自宋时起的中国封建社会下半期,真正的封建政治制度已经稳定,它以儒教理论为依据,正规的格式化的社会体系井然有序,国有法,行有规,江湖有道义。其教理遍及于乡村,遍及于周边中华地区,世人皆知,然如此正统的稳定的封建统治,却难敌私欲的物质文化的逐渐浸袭。随着人口的增长,商品城市化的发展,市侩习气的熏染,在逐渐地助长着人们的不良习气。言行不一,举止轻佻,只图目前私欲,不究人生公德哲理,淳朴已失,私心重者公必受损。既是世风日下,邪进正退,则于正道渐行渐远矣。世俗如此,虽有真儒者教导,不过尽力而已,人心岂能制强?南宋朝廷苟且偷安,岳武穆壮志难酬。张居正改革为公,却惨遭报复。奸邪遍地,忠良人士虽欲行侠仗义,也需谨慎从事。再者公德也需以私护之,“甄士隐”去,“贾雨村”言。此时期亦正是没落期的农业转向初起的工业时期,是公德精神世界转私欲物质世界的历史时期。转换完毕,中国便进入了物质化的机器工业资本主义历史中去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 人身体的正气随着气血运行而畅通无阻,邪气则会妨碍气血运转,重者发病。同理,在中国的民族历史中,始终存在着正邪力量的纠缠争斗,大约而言,正的中坚力量在逐渐地衰退,在由道学转为儒学,公德即因此而存在,而私欲邪气则在不断地增长,在农业社会,渐生的私欲,以盗取正义的精神力量为势力,成为历史之病。(在大机器工业社会,渐成的私欲表现为它的群体化,它们将凭借者资本的物质力量为分裂的堕落势力,以公之名行私之实,小公损大公,以地区利益分裂破坏着世界大一统社会的和平稳定,私欲既成,真德即隐)。私欲生与成的节点当在五代,实际上大而言之,整个封建社会,便是私欲生成的中间时期,是公德与私欲并存的并且转换的历史的中间时期。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中国的封建私有制社会,是武夫们的横行时期,集权式的封建等级制,便是其武力斗争的结果,它与原始平等的公有制的文制社会根本对立。五代时更是其武力猖獗的极点,此时纯武无文,他们毫无顾忌地残酷无情地破坏性的大扫荡,亦是在除旧来新,五代做为重要的的历史转折点,不可忽视。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五代期间战争迭起,人口大量损亡,土地荒芜,已无因失去土地而破产的农民,故其为纯粹的封建式经济剥削。中国的封建经济剥削是以赋税摇役为主,西欧的封建经济剥削是以地租为主。中国以五代为节点,先后有两种形式的封建社会历史,在其上半期,是封建农奴式的封建社会历史,在其下半期,是封建资本主义式的封建社会历史,西欧只有一种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关于分封制,是因原始公德制而自然产生的各地诸侯(官员),在周朝时被以分封的形式,使其权利家族式合法地私传下去,此已是原始公德制社会的结束阶段了,它随着周朝的灭亡而彻底灭亡。但在封建社会,分封制又被以彻底私有的形式长久地延续下去,诸多的皇帝子孙得到分封,南北朝是其延续发展到的极端时期,但就整个封建历史大约而言,分封制算不了多大的事,贵族的分封伴随着改朝换代,在不停地轮转,旧有分封的贵族破落了,新贵族的分封又出现了,谁知其家族得到的分封能传至多久?其在国家的经济中又占有多大的份量?并且封建国家是不允许贵族势力威胁到皇帝独裁政权的。中国与西欧历史的分封制,不可有完全的等同理论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中国的封建社会,三教九流,黑白两道,文武风气,百工杂技等等非是片纸所能尽述,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事例尽多,此等等事例非是西欧能与之相比较的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中国的封建社会商业发达,西欧的商业何时发展起来的?西欧的历史进程是由物质力量推动的,先有物质生产的长期性积累,后有商品流通的大发展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中国封建社会内部有以一横向分隔线,因而有了封建官僚统治者与农民被统治者,上下两大阶层的斗争之事,此事在西欧谈不上,至于历代中国北方的游牧业政权,其内部是由多个部族组成,它们有多个竖向分隔线,会横向争斗并合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中国封建社会的萌芽产生于西周,至于秦朝而定型,其历史是以融合性的大汉民族为主的社会历史。两千年螺旋式的历史进程,展现出了其博大精深,繁荣昌盛的农业时代的精神文化理论体系,它的完整性可遍及于一切,任何外来文化都可能被其消化融合,若言其中国文化的特殊性,此理不能成立,小瞧中国文化,是其见识狭窄之故。至于总观西欧的社会历史则是比较简单,其直线性思维方式是由小至大,其文化理论是有棱有角,内容琐碎,范围有限,故言其西欧文化的特殊性可也。虽说如是,在近代,西欧的物质文化理论却是取得了大的突破,凭借着其物质化的工业资本主义势力穿刺于全球,其文化理论始大兴于世,普遍于全世界,但虽看似轰轰烈烈,实际上若用简单的西欧文化理论套用在复杂的中国的事理中去,仍是很难说的通彻的,通融的理论还是用中国文化合适。西方人的线性思维文化与中国人的圆融合一性思维文化交遇,长短尽见,孰优孰劣?现在的世界将走向大同,全世界的各种文化理论体系能否融合归一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类私欲的兴盛,说明斗争的激烈,各民族社会存在着分崩离析,甚至完全覆灭的可能性,但两千余年中国封建社会的主体国家始终存在着,究其原因一,中国农业社会的定居式生活较为稳定,人口众多,物产丰富,经济自立,外需不强。二,中国的地理多山关险阻,进可攻,退可守,性坚韧,持久力强。三,底蕴深厚的华夏文化至中至正,它根于自然,用于社会,是强大的精神力量之所在,民族不可能被消灭。四,历史证明,即使任何强大的塞外民族在中国建立政权,最终的结果是要被融合到大汉民族中去的,向外圆周式发展的,混合庞杂的,融合力极强的大汉民族,在渐渐地走向大同世界。有容乃大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 :           中国的资本主义论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宋至清属于农业社会的末落阶段,也是工业社会的初起阶段。中国的手工业者在宋朝时,彻底摆脱了对封建官僚势力与商业的人身依附关系,成为了独立的经营者,手工业有了较大发展。劳动工具的改进,交通来往的便利,人生观念的转变,商品量的大幅度增加,老式呆板的的农奴制剥削已经淘汰,新的租佃雇佣式的资本主义劳资关系确立了,历史的农奴阶层从此便转化为佃农及工佣(雇佣工人)阶层矣。故自宋至清,中国属于封建资本主义手工业历史阶段。至于其萌芽则在隋朝时便产生了,适应宋至清时期的律法制度就是在隋朝制定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由手工业到机器工业的资本主义社会,可以因此而分为两个历史阶段,在其第一阶段,生活在封建社会基层的手工业者,与农民属于同一的被统治阶层,同受封建官僚阶层的统治。做为手工业生产的动力乃是人力及畜力,小小规模的生产可以,若是做大,也是本大利薄,故其难与机器工业相提并论。手工业者凭借手艺生活,能做精者是不容易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由民间起始的手工业资本主义,到了清朝后期遇到了困境,当时的山东可作为此事的典型,由于人口的增加,土地资源日益紧张,手工业生产过剩,所谓走出去,闯关东,就是当时的解决之法。内陆人多地少,向外地周边转移,导致的结果是经济区域圆周式的扩大,大量的商品需远距离大范围的运输,但人力弱小,此责任能担当的起麽?举个例子,新疆与内陆的大量物品,能依靠骡马牛车远距离的运输吗?工业生产效率的提高,商品流通范围的扩大,交通运输的改善,皆需依赖于强劲的物力来替代人力及畜力。机器工业化的实现是早晚的事。             人的精神力量源自于身内,物质力量来自于身外物质,物质能源的深度应用,所产生的强大动力,用来替代人力及畜力,手工业籍此可转化为机器工业,大量商品籍此可实现大范围远距离的流通。随着机器工业势力的不断发展,它会渐渐地大于甚至覆盖于农业,它会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,整個社会对此工业的物质力量的依赖会越来越严重,此时期的封建国家与官僚集团会重视它,持有它,掌握它,历史的资本主义工业因此而脱离了社会的基层。这便是中国式的资本主义发展路数。以机器工业为主导的封建官僚资本主义物质化的社会,是中国资本主义社会历史的高级阶段。由于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入侵,干扰了中国式的自然的发展历程,此段历史只算是个揣摩吧。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由物质力量推动的大一统世界的到来,世界各地的文化理论体系亦将大交汇于此时。各地的文化理论体系大约皆起源于原始社会,由于世界各地的水土不同,世人禀性有别,故其教化理论有别,或曰仁,或曰义,或曰柔,或曰慈等等,看似头绪万端,其论点多有不同,似皆有些局限性,但若论其大理,究其根本,则理无二致,能融会惯通者是为大儒。儒教的发展,即在于以理服人,朴实的真理为天下合一之正道,余者偏道也。  

相关资讯